CRITICS’ PICKS

邝镇禧,“远离那些石头”展览现场,2017.

香港

邝镇禧:远离那些石头

安全口|Gallery EXIT
香港仔 田灣 興和街25號 大生工業大廈3樓
2017.05.06 - 2017.06.03

“只因为你感觉到它,并不意味着它的存在”,与邝镇禧的个展标题“远离那些石头”一样,这句歌词也来自于Radiohead歌曲《There, There》。歌曲描绘了存在于人们想象中的美好之地,混沌且不安。这种潜藏于事物平静状态下的暗流涌动,构建并统治了邝镇禧此次展览的整个。

邝镇禧的创作常常把强烈的情感诉求和社会异议内化为极其细微的锋芒。他通过视觉的抽象化,有意地去除场景式的过分渲染和语义的单一化倾向。通过隐藏或介入,来对物质与关系进行自我控制,进而营造出一个脆弱而复杂的心理阈限。在装置作品《獠牙》(2017)中,十把手锯被混泥土包裹,锯齿的尖锐被钝化的结构所消除,以保护的名义来隐蔽了压迫下的危险与不安。他时常通过透明和模糊的质感来呈现物质的临界点:《颠簸的光》(2015)中,旧式电视的屏幕玻璃被有意地雕刻、抛光,以阻挡实时直播的电视画面,为观者设置了有别于日常生活的时空距离,并以此反观信息的真实和有效性。邝镇禧将物质的中间性与感知障碍在作品中巧妙地结合,例如《Clenched Eye》(2017)用转动监视器的万花筒镜头来投射展览入口处的现场,《虚构的事》(2017)中雕刻在玻璃挡板上的仿胶带撕落痕迹,皆是如此。

在邝镇禧之前的创作中,他一直尝试借助绘画语言来设置物质障碍,以呈现视觉的不可信性。在墨水笔纸本作品《Stuff XI》(2016)中,褶皱的纸张纹理被再现于平滑的纸张上,并经由装裱于一块上端弯曲的钢板,再次将绘画平面的机理立体化。从媒介上来看,邝镇禧在作品中预设的错觉和障碍,一直从绘画延续到其他媒介的创作中。

邝镇禧的作品往往是化繁为简、静水流深的,复杂而矛盾的心理状态都以一种“去文本式”的设定来精心编排。在录像装置作品《Blink》(2016)中,锤子敲打铁板的行为最后只剩渐暗渐明灯光下的平面画面,来记录铁板上斑驳的变化。同时在展览现场,他用一排不易跨越的水泥石砖来阻挡观者的视线,而作品创作过程中的声音记录被设置在展览的另一个上方,以微弱的声响与录像遥相呼应。在这件作品中,邝镇禧创作上关于物质的距离性的思考体现地尤为突出。他不仅是为观者设置了视觉和感知的距离,同时也通过自身对事物的质疑和自我控制,非常坦诚地为观者提供了一个不舒适却又可以进行自我审视的想象。